后悔再见了

我只是一颗不能吃的鱼蛋(  ̄  ̄)σ…( _ _)ノ|壁,

英雄的委托

英雄的委託
在乾家幾兄弟的努力之下,乾屋的經濟情況好了很多,起碼不用這頓有肉接下來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有肉吃了。
有一個戴著白色帽子,身穿白色西裝,身材高大的男人,揭開簾子走了進來。
乾家的當家乾海像平常那樣拿著文件夾詢問“請問有什麼委託乾家麼”抬頭看著對方。
對方顯然被吓了一下,脱口而出“翔太郎?你怎么会在这里”
“额?请问你在说?在下乾海,是乾家的负责人。”
“不,没说什么,只是觉得你和我一个亲人长得很像,我是风都的一个侦探,我叫鸣海庄吉”
“我的委托是………”
(以下剧情在OOO VS W里面的回忆杀,所以我简短的说)
在一次委托之中,我身上有了蜘蛛毒,被下了诅咒,一辈子不能接触我爱的人。从那个时候…我再也没见过我女儿…当初…我答应了她会在她结婚的时候,陪着她。但是…我因为一个故人的委托………今天…就是她结婚的日子了。我在灵界听说有乾屋…我想…你们能够帮我实现这个愿望
“今天????我们这里去风都都要3个小时的飞机啊?几点?”
“下午三点…”乾海猛的回头看钟,12点…
“光明!!赶紧订机票!我们立刻去风都!”
“鸣海先生,你有谁能够相信而且能够带我们进入结婚典礼的人么?”
“有…是………”
(夹着WXOOO的大战,根据时间推算,婚礼应该是延迟了一点。估计有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,刚好让他们赶上)
“梅丽莎桑,你好我们是东京乾屋的人,我记得你曾经答应过一个人今天要在他女儿婚礼上唱歌…”
“你是…?我在电视上见过你们的节目…也就是说…庄吉在这里…?”
“嗯,我们…有办法让他亲自带着他女儿走红毯,但是我们没办法进去礼堂…请问能带我们进去么?”
梅丽莎看着他们着急的面孔,点了点头。
当来到会堂,乾海换上了他的那套神父装,提前溜了进去会堂,把会堂的所有人都拉进那个世界。(就是酱~两个renn不会相遇哟)
当亚树子站在礼堂外面着急的整理婚纱,翔太郎在一边取笑她。
梅丽莎走到亚树子的面前,说:“请问,是鸣海亚树子小姐么?我有些话要告诉你。”
亚树子吃惊的看着眼前的女士“梅丽莎桑…”
“当年你父亲…因我中了蜘蛛毒,这辈子不能再碰自己爱的人。所以从那天,他都没有再回过家,见你一面,是…我对不起你。”梅丽莎微微鞠躬“我和他的最后一面,他希望我能够代替他在你婚礼上唱一首歌,代他看你走向幸福。”
“原来…爸爸最爱的人…是我啊”亚树子泪眼朦胧的看着眼前的人,把在幻境里面看见的一切连上了。
“但是,今天…我带来了一个人。”梅丽莎微微让开身子,响起一声“来了!”
鸣海庄吉慈祥的看着“亚树子,你今天很美。”张开双臂抱住了亚树子。
在爸爸怀里的亚树子哭着一声又一声喊爸爸。
鸣海庄吉抹掉女儿眼眶的泪水“今天是你人生的另外一个阶段,要开心啊!可惜不能方面和那个拐走你的臭小子聊一聊就要交给他了,不过既然你和翔太郎都信得过他…那我就勉强把你交给他了。”
鸣海庄吉转身对翔太郎说:“翔太郎,你…长大了。”
翔太郎颤抖的说:“大叔…”
鸣海庄吉淡定的拍着翔太郎的肩膀:“你用另外一个门进去吧,人生的最后一条路,我陪着亚树子走。”
翔太郎溜回了菲利普的旁边,菲利普惊讶的问:“翔太郎,你不是?”
翔太郎笑着看着门口,给菲利普打了眼色让他看门口。
亚树子挽着他们都熟悉的人——鸣海庄吉
只看见,鸣海庄吉一脸慈祥的看着亚树子,轻轻的拍着亚树子的手臂。
带着她最爱的人走向人生最后的阶段。

我的吐槽,我怎么感觉我把鸣海庄吉写的太接地气了???

评论(2)
热度(5)

© 后悔再见了 | Powered by LOFTER